【01/02-04/13】那些農場的黑工頭-Mildura *Red Cliffs

終於寫到我農場生活的最終章,這是目前我在澳洲停留了最久的地方,幸好在雪梨的日子馬上就要追過去了!至少讓我想起來不會那麼遺憾…嗚嗚嗚…;Robinvale、Swan Hill、Mildura,墨爾本的黑工三角洲,黏在一起、也爛在一起,爛的理由也都一樣:充滿了太多黑心工頭。

【Red Cliffs】

文章開始前先來寫個序;大家都想找白工,在我第二次回到Robinvale時,曾在網路上找到了LEO(台灣人),文章說他不是工頭,只是Supervisor,只是農場人手不夠,所以需要人手,白工有二簽(待多久簽多久)有薪資條等等…,聯絡上時他說現在工作只剩兩三個禮拜左右,就要休息了,但兩三個禮拜其實不無小補,因為兩三個禮拜的白工薪水,其實能讓你活上一個半月,沒有提供住宿而且需要自備交通;他要我們先到Red Cliffs找好住宿後再跟他聯絡,那時剛好遇見了一對男女旅伴有車,於是我們四個當天就移動到Red Cliffs,也找到入住車屋,打電話告知LEO,他說後天可以開始工作,然後就再也沒有接過電話…傳簡訊也沒有回過…

等了好幾天中間陸續傳簡訊及打電話,都沒有任何回應,直到我用我朋友的手機打,他才接,我表明身分後,他才跟我說工作已經結束了…

等於我們白跑了一趟,還莫名其妙在Red Cliffs住了一個禮拜…

【Mildura】

再次回墨爾本市區後,本想找市區工作,但市區工作也不好找,後來在網路上看到了R工頭(香港人)的PO文,內容說剪葡萄一箱是2.5~3澳,住宿70~80/week,上網查了也沒有什麼太糟的評價,加上連絡時感覺也都很不錯,我們就決定移動了!!!因為還是想體驗在市區跨年的感覺,加上工頭說我們可以先到Robinvale做蘿蔔工廠,所以我們訂了1/2往Robinvale的車票。

蘿蔔工廠的心得可以看這邊→【農場兼差日記】無花果、杏仁、紅蘿蔔工廠

他在Robinvale提供的住宿車屋,其實還不錯,2~4人一間,雖然空間不大,但有衣櫃、床墊、冷暖氣也吹到飽;缺點就是收訊差、附近只有葡萄園,要出去一定要有車、浴室不太乾淨,有很多蟲蟲~


1/5我們就結束短命的Robinvale車屋生活(本來預計住2個禮拜,房間掃拖各兩次、櫃子床架都擦過,爽到後面的),被R工頭手下的D工頭(香港人)接到了Mildura,後來搞清楚狀況後才知道R工頭手下有非常多的工作,他管理不來,所以會分派給別人幫忙管理,而Mildura就是讓D工頭管理。

D工頭把我們接到Red Cliffs的車屋公園,整群12個人,分配住在2間六人房裡,房租一人80/week,廚房浴室廁所全都是用外面公用的!!房間內沒有水,有電,但房租不包電,電費另外付;住宿品質:非常糟;說這邊只是暫時的,住一兩個禮拜,然後就會搬進Share House裡,Share House已經租好,但是家具還沒有放進去布拉不拉…結局是到我離開這鬼地方還是住在這個車屋只是有換房間。

葡萄人生後就洗不乾淨的手

隔天1/6就開工了,原本預計的大廠還沒有開,所以我們先去了另一個小場,Supervisor叫Tony(越南人),所以在這我們稱為〝Tony的場〞,過程我知道價錢是非常重要的問題,所以厚著臉皮一直問,但到開始工作了,D工頭還是說他不確定,這時候我就知道他說謊了…因為之前有人告訴過我,一個場要開,價錢一定都是談好的,所以如果你的工頭遲遲不告訴你價格,快把你的警報器打開!!!!

負責到這個車屋接送我們的車手是阿強跟阿該,都是香港人,也跟我們一起工作。

某天早上我問阿強,你知不知道我們剪一箱葡萄是多少錢呀?!
阿強:沒有人告訴你們嗎?
我:沒有欸!
阿強:好像是兩塊哦!

說好的2.5~3塊呢?

第一天賺了31塊、第二天賺了38塊……;然後這個場因為離我們住宿的地方比較遠,所以車費是7塊….

中間還聽到之後Share House房租是一人120…..

於是我就打電話給R工頭了,因為從住宿到薪水到車費,沒有一件是一樣的;討論過後R工頭跟我說Share House的部分絕對不可能120(但這價錢是D工頭嘴巴講出來的),說最多不會超過90,而薪水部分,他說這個場很好剪,他會派人來教我們剪,我們很快就能剪很快布拉布拉….隔兩天就有個馬來賽亞人來教我們怎麼偷工減料,但他也說這農場果超爛,賺不了錢,他不想留在這。


賺不到錢只好吃葡萄當加班費

Tony的場到後來會出現超好剪的ROW,剪到你就上天堂,陸續剪了一陣子,稍稍比較上手了,有些人先被叫去大廠了,說人手會慢慢加進去,那時都很想被選進去,因為這的果真的好爛哦!而且大廠有包裝廠,那時的聽說是,大廠的Picker是一箱1.8而且只要修個50%,剩下的近包裝廠會再修、包裝廠內Packer一箱1.7。

後來先進大廠的開工了,大廠的管理人是歐逼,我們都叫肥佬,是個馬來西亞人,開好車卻躲在車屋,八成也是非法居留的。

這中間的關係鍊大概是 農主–肥佬–R工頭–D工頭–雖鬼 ;是的我們就是那些雖鬼,肥佬承包了農主的工作,然後R工頭跟肥佬談了合作,最後交給D工頭管理,也就是我們的薪水抽了4層,假如原本4塊每個人抽個50C就剩2塊,但事實證明他們沒有那麼客氣啊……

其中兩個室友進了包裝廠,進去時發現裡面分成Trimming跟Packer,包裝廠的生產線有一個大轉盤,Trimming跟Packer各站一邊,Trimming負責把外面送進來的葡萄修掉爛果跟青果,太大串的果還要修小,然後放到轉盤上,Packer就從轉盤上挑選適合的葡萄,放進袋子裡然後秤重裝箱;聽起來很不錯吧!廠內工作不用風吹日曬還有冷氣,但隔兩天確定薪水出來嘞~一箱1.7的價格是沒錯的,但是Trimming拿1塊、Packer拿0.7塊…

外面剪果的價錢也是直接掉到1.6…

說好的2.5~3塊呢?
但這一切的惡夢還沒有結束。


肥佬廠的葡萄

聽到肥佬廠的慘況,我們當下覺得偷泥的廠真是天堂,只是上工時要跟越南阿姨們奮戰,這農場是看今天農場說要剪幾箱就幾箱,阿姨們又快的很不留情面,所以如果你還有空在那休息欣賞澳洲美麗的天空的話,可能還沒暖完身阿姨們就把箱子剪完下班了;速度啾竟差多少呢?

某天只剪了約4小時就放工了,我們每個人平均大概20幾箱,但下班時偷泥都會統計我們的箱數,我們那天偷看了阿姨們的箱數,他們雖然邊剪邊聊天,葡萄園超大他們也就這樣隔空喊來喊去,但時薪居然高達41澳…大概1200塊台幣…而且偷泥也是阿姨們的工頭,所以都會幫他們拿箱子等等的偏袒他們,但我們還是十分的敬佩阿姨們!

這農場的下班通常不會超過下午2點,所以一上工就要馬上火力全開!


偷泥廠的葡萄

不幸的是1月底開始偷泥的廠開始休息了,果量變少了,所以偷泥把工作都留給了他自己的人,於是我們就被送去了歐逼的廠,這中間包裝廠的價格又變動了很多次,有更高也有更低,中間有說要改時薪,但好像只維持了一兩天吧!最終的價格就是Trimming拿1塊、Packer拿0.7塊…

  偷泥的廠一箱是8.5~10kg,要修爛果跟小果,但你裝箱時藏的好就不用修得太乾淨,一箱2澳。
歐逼的廠一是箱14~15kg,爛果小果修50%,偷工減料的方法就是下面的全部不修,上面兩層修乾淨一點,一箱1.6


偷泥廠的箱

歐逼廠的箱

在這裡的三個多月裡,從來沒有準時發過薪,歐逼的廠一拖就三個星期,後來第一個禮拜的薪水終於下來,剪果一箱只發1.2…….

說好的2.5~3塊呢?
說好的2.5~3塊呢?
說好的2.5~3塊呢?
說好的2.5~3塊呢?

工頭都說歐逼每次給他的薪水都有少,所以他要處理好才能給我們布拉布拉,但他的處理永遠都跟沒處理一樣,因為結果並沒有改變。

後來我們也進了包裝廠,已經抱持著食宿交換換二簽的心態了,外頭剪果剩下一箱1塊。


葡萄包裝廠,會出close等超市的葡萄。

在外頭剪果時認識了幾個台灣包包,他們比較倒楣的是工頭就是歐逼,住宿環境糟不用說,薪水也是一直遲發,而且他們領的一直是一箱0.9的薪水….後來沒多久就聽說她們離開了,希望他們都有拿到被積欠的薪水….


一箱一塊,貼紙就是錢。
進了包裝廠,好處大概就是可以睡到9點多才起床,雖然是夏天,但墨爾本的凌晨還是很冷,缺點就是包裝廠常要工作到七八點甚至更晚,下班回家還要準備晚餐跟隔天的午飯,累死人;這中間工作狀況好好壞壞,有時果好就好,但果好還是有可能被扣箱,最糟的一天大概就是做到晚上10點多然後賺不到三十澳,到後來已經幾乎是為了二簽撐著的了;當然歐逼的薪水還是沒有準時過,而外面剪果的價錢剩下一箱一塊。

然後我們慢慢發現,果越來越爛了,這某部分雖然關係到農主的種果智商,但更多的可能是,葡萄季要進入尾聲了!也代表我們該離開這鬼地方了;和D工頭要二簽時也是一拖二拖卯起來拖,後來聽說是卡在歐逼不簽,呵呵……歐逼簽我不如自己簽,所以我就放棄跟他們拿二簽,回頭找了R工頭。

等待二簽的過程我們去阿德雷德玩了四天三夜,回Mildura拿完二簽後,其它人去了凱恩斯,我和Martina則搭著長途火車往雪梨出發準備渡假了!預計玩兩個禮拜後飛布里斯本看能不能去草莓季湊個熱鬧,但結果我們就這樣在雪梨待了下來,澳洲最著名的城市,也是讓我們的澳洲生活開始閃閃發亮的地方……

 

❤ 雪梨生活請看這篇→ Sydney 雪梨 Primo沙拉工廠 讓我的澳洲生活逆轉勝

【澳洲*工作】 Sydney 雪梨 Primo沙拉工廠 讓我的澳洲生活逆轉勝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    1. 我沒看過他啊~他把我們叫到Red Cliffs後直接放鴿子,但不知道跟你們的是不是同一個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